北京一小区物业规定要想有车位必须得有北京车

发布时间:2020-06-02 20:29

  生活之中,难免烦忧。有些不顺心的事儿,并不是孤例和个案,很多人都会碰到,不仅制造阻碍、带来困扰,处理起来更是牵涉大量精力,让人身心俱疲。

  本版自今日起推出常设栏目“忧事优解”,展示烦心事儿的来龙去脉,寻求解决问题的最优选择,探讨烦忧背后的深层原因,希望为您提供一点借鉴。今天我们首先聊聊小区停车。

  有停车位的家庭是相似的,没有停车位的家庭各有各的原因。车多位少规划不足、分配规则不合理、租售价格欠约束、所有权不确定……不管新旧小区,有车的业主都可能会遭遇停车的烦心事儿,他们该如何应对?带着疑问,让我们听听下面3位当事人的停车故事。

  新能源车到手后,一心等着电力公司安装充电桩,小区物业却突然通知之前许诺的固定停车位没影了。这意味着,充电桩也可能没戏了,该咋办?最近,张海(化名)就摊上了这种事。

  “买新能源车已经下了很大的决心了,但真没想到,低碳出行的想法可能因小区车位‘停摆’而泡汤。”谈起这几天业主群正在酝酿的“大计划”,张海显得左右为难。

  一年前,张海在北京朝阳区某小区购房了。由于居住地离上班单位有12公里之多,加上要接送小孩上学等问题,买车成了刚需。考虑到普通小汽车摇号中签率太低,而新能源车指标无需摇号,张海瞄上了一款比亚迪新能源车。

  前期都还挺顺,按程序走,汽车也如期交付。等到要安装充电桩,张海才发现新房在配套设施上埋了个不小的雷:他可能没停车位了,没车位,充电桩自然也就没地儿安,没有充电桩,十分不方便。

  原来,几天前物业贴出通知,要征收停车管理费:地下一层每个月500元,地下三层每个月300元,而且这些车位都在附近的商业停车场,而非小区地下。顿时,业主微信群里炸了锅。

  “不是多少钱的问题,而是开发商违约的问题。”某业主将问题上升到法律高度,“小区刚开盘的时候,开发商说了,按照一户1.2个车位配建地下停车场,保证每户至少一个车位,但是交房之后,业主们发现,原本计划建地下两层的小区停车场,结果只建了一层,没买到车位的业主大概占了60%,都被分配到附近的商业停车场了,免费了一阵子,现在要征收管理费,业主们因此都嚷着要维权。”

  交涉之后,物业坚持要收费,并说当初开发商的承诺不是现在的物业所能兑现的,而且已经比周边小区的停车管理费低了。“咱们小区外面路边停车位也一个月300呢,风吹日晒的。”物业一位工作人员说。

  但是大多数业主并不认可这种说法,有业主声称要发动全体业主组织维权,誓与物业抗争到底。

  看群里统一战线呼之欲出,但张海却当“叛徒”了,偷偷与物业签了车位租赁合同。“我这也是无奈之举,因为国家电网规定,必须有物业盖章的车位租赁合同才给安装充电桩,安装有窗口期,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,家里也急着用车,我只好按照每月500元的标准,私下与物业签了协议。物业也口头承诺,如果将来车位费降了,会如数退还。”

  虽然“倒戈”显得有些不厚道,但张海终于开上新车上路了。对于剩下的业主与物业的抗争还能持续多久、取得何种成果,张海表示“静观其变”。

  与张海遭遇的物业变脸不同,家住北京通州的杨源(化名)忧的是:小区停车位不缺,但自己手头缺车,而物业规定要想有车位必须得有北京车牌号,而摇号一直没中,在无车情况下,如何把坑占了?

  之前,杨源所住的小区一直以租赁的形式,向居民提供车位。近几年,随着小区内车辆保有量的不断增加,车位趋于紧张。不少住户占位停车、占道停车,188金宝搏,邻里矛盾时有发生。

  为解决问题,小区物业决定重新规划和分配车位,严格实施“一家一位”,即每户家庭只能租赁一个车位,并按年签订租赁合同。这次车位的重新洗牌,给杨源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。

  “按照物业给出的要求,居民申请车位,除去提供房产证外,必须提供挂有北京本地车牌的车辆和相应的行车证,也就是说,没有北京号牌的车,你就不能申请车位。”杨源说,他和爱人一直在参与北京车牌的摇号,可一连3年都没有中签,如果现在因为名下无车而放弃车位,一旦摇号成功,自己的车就成了“没家的孩子”。

  “摇号是谁也说不准的事儿,说不定哪天就来了。”杨源说,“将来有了车,如果不能放到小区内,不但每天停车是个难题,由此也带来一系列生活上的不便,而且周围也难找适合的停车场,随便停在路边,不安全。”

  正发愁的时候,有人给杨源出了个主意:借车占位,先用别人的车从物业那儿获得租赁资格,把车位租了再说。于是,杨源找到了同住一小区的刘芳(化名)。后者家中有两辆车,“一家一位”之后,第二辆车没地儿停。

  一边是求车租位,一边是求位停车,两家需求正好“互补”,随即签订协议:杨源借用刘芳的京牌车辆及相关证件,与小区物业签订合同,租来的车位供刘芳使用,并由后者承担租金。如果杨源摇中北京号牌,刘芳即将车位归还。

  就这样,通过“借鸡占窝”的方式,杨源租到了车位。事情虽然解决了,但是顾虑也由此而来。“首先一条,物业合同里说得明白,不允许变更车辆的号牌,万一哪天摇到号,能不能正大光明地停在自己车位上还是个问号。”杨源说,“另外,倘若将来真摇到号之后,对方能不能痛痛快快把车位使用权交出来,现在也说不好。虽然两家都签了协议,但毕竟没有独立第三方公证监督,多少让人心里有些不踏实。”

  深圳某小区的租户石兰(化名)遭遇的停车麻烦与身为小区业主的张海、杨源不同。她面临的是“同小区不同命”:业主有地下固定车位,租户却只能在露天停车场见缝插针地泊车。

  “别人下班都开开心心,我到家门口还得累半天。”家住福田景新花园的石兰,每天下班开车回家,都要面对一个头疼不已的问题:找车位。

  2013年夏天,为了就近上班,石兰在景新花园租了一套房子。“当时觉得这里地段不错,地铁公交都方便,却独独没有考虑过停车的问题。”她说,“我搬家的第一天,下班回家停好车,就和朋友吃饭庆祝去了。”吃饭回来的路上,派出所打来电话,告知其停车挡道被人报警,要赶紧处理。

  “当时我一下蒙住了。那么空的地下停车场,我明明停在了车位上,怎么可能挡道?”石兰火速赶回家发现,原来自己把车停到了别人的固定车位上。

  “我刚搬家,也没人告诉我这是固定车位。”石兰说,鸠占鹊巢的后果是,车位主人一怒之下将车停在了停车场通道内,造成了整个小区的拥堵。“物业打110通过交警查号牌才找到的我。”

  风波过后,石兰才知道,原来景新花园的地下停车场,全部是小区业主的固定车位。像她这样租住的用户,车只能停在小区的露天车位里。

  景新花园建设于上世纪90年代,按照当时的规划,整个小区918户,只有140个车位。随着汽车的不断普及,原本绰绰有余的停车位,开始变得金贵起来。

  “下午6点前如果不把车开回去,就肯定没车位了。”石兰说,没有车位,车辆只能挤在小区通道里。每次她都是在保安的指挥下,各种见缝插针地高难度停车。“每次停车都让我紧张得满头大汗。”

  “如果只是停车难也就罢了。”石兰感慨,挤车位的后果,是后停的车会堵住先停的车。别人要走,保安就打电话通知挪车。她最多一个小时挪过4次,也多次因为等人挪车上班迟到。“没有车位,不仅回家难、出门难,就连待在家里也难得清静。”

  “车位这种稀缺资源,只能通过物业公司出面,以价格为杠杆购买或租用。”(记者 齐志明 吕绍刚)

Copyright©2015-2019188金宝搏版权所有